下滑的电力行业

Jargal Defacto
Jargal Defacto 64 Views
0 Min Read

ENERGY SECTOR WITHOUT FUEL

没有电,就没有发展。蒙古国人口近15%不享受供电,近70%还在使用木质厕所(茅坑),三分之一还处于贫困状态。

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电力供应不足,供电不够稳定。关于这一点,蒙古国并没有认真讨论,寻找出路,而是一直跟从政客欢呼,被他们的空头许诺所欺骗,在两届选举之间争论不休,就这样虚度了20年。

蒙古国虽然拥有丰富的煤炭、太阳能、风能等电力能源资源,但是还未实现全民供电保障,却又说“大话”要满足亚洲电力供应。这背后隐藏的其实是失去实际意义的电力行业政策。

电力供应和费率

新世纪到来时,对电力领域进行垂直“分解”以来的事实证明,电力行业的现状只对政权有利,却有害于民众。将原有电力行业管理模式进行拆分,按国际惯例分解为发电、输电、配电系统,每个系统分别设立了国有股份公司。并于2001年修订《能源法》,设立了能源监管局,10年后再次对法案进行修订,将能源监管局重组为能源管理委员会。委员会的工作目标是办法经营许可证、审查并批准费率,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具有同等的权利,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那为何20年后的今天,电力行业还处于落后、亏损、无任何效益的状态,就像没有主人的空巢呢?

去年,蒙古国用电总量是83亿度,用电总量的80%是国内生产, 进口电力占20%,国家没有自己的电力储备。虽然,目前拥有的5座发电厂,产龄分别在32-57年之间,输电和配电系统产龄在30-60年之间,但在冬季高峰期,仍需要满负荷运转。

由于政府只努力增加热电厂和煤矿的产能,根本不在乎其效益。所以,一旦发生一个小事故,蒙古就会有52,166家企业和633,071户处于黑暗或冰冻风险中。

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虚构的价格和费率,电费价格比实际成本低22%(平均),供暖费比实际成本低2-3倍。居民用电电费比实际成本低0.32-3.0倍,仅去年一年就提供了627亿蒙图的优惠。2015年,冬季热电费开支占家庭收入的15%。但在2018年,这一比例已经降至6.2%。 如今,四口之家,每人每天的用电费约为302图,但乘坐一次公交车就要支付500图,一天的手机话费就是820图。与其他国家相比,企业单位支付的电费更是低4倍。

由于多年来收取的费用低于实际开支,导致发电厂和煤矿之间发生债务,两者均处于落后状态,都不能按时解决投资和零配件采购储备问题。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巴嘎淖尔煤矿就有1420亿蒙图债务和89亿蒙图债权。希沃敖包煤矿有1030亿蒙图债务,58亿蒙图债权。前段时间2家煤矿就恳请政府尽快用国家财政资金解决亏损问题,表示要做冬季储备工作。因为该行业没有盈利可言,所以只对提高开支感兴趣。

目前,第四发电厂有1500名职工。但产能相当的巴嘎淖尔公司职工人数却少10倍。就连曾在2012年转给“阿尔泰戈彦特”公司的巴嘎淖尔公司矿产许可证,最近也转给了“珍宝蒙古”公司。“阿尔泰戈彦特”公司归 “Mongolian Copper Corporation”集团下属“蒙古煤炭”公司老板策.普日布图布辛持有 。“Mongolian Copper Corporation”集团曾利用公共资金拿到了额尔登特铜矿49%股权。 

电价自由,销售股份

为预防该行业临的风险,全面保障全民用电和供电稳定,除了对管理结构进行垂直分解外,还应进行水平拆分。例如,增加新的发电商和配电商,对输电系统进行投资,增加其产能,改善输电质量等等。

为此,首先需要对煤矿和电厂经营效益进行衡量,以最低10%的收益量来计算电价。将所有公司51%的股份进行上市交易,但控制单个股东持股量不高于5%的话,可以形成成本监管机制。

现实中,只有有效益的行业才会吸引投资商和新玩家。目前,虽然有很多电厂建设许可证,但是,除敖优陶乐盖公司塔温陶乐盖发电厂外,其他电厂项目都无法实施。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讨论20年,进行10次奠基仪式的第五发电厂项目。本是有现成投资商和资金的项目,却在每次政府换届时由于政府官员和其相关公司为参与项目而引起各派政党之间的利益纠纷,如今已导致该项目化为乌有。

在此呼吁大家,吸取惨痛的经验教训,转入市场评估机制,来加强我们的能源行业和经济发展吧!

2019.10.16

Trans. by Asru.V and Gerelchimeg.N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comment